网上棋牌游戏平台排行榜|网上棋牌真钱可信吗

望千年絲路 讀萬里長城

來源:2019年11月14日字體:

望千年絲路 讀萬里長城

李國榮絲路長城詩作小輯

 

20198月,習近平總書記在登臨敦煌莫高窟、嘉峪關關城時強調指出,要把凝結著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文物保護好、管理好,加強研究和利用,讓歷史說話,讓文物說話。

歷史古跡、文物珍遺、山川勝景,并不會自己訴諸某種表達,它往往因人與之進行的對話而“說話”,因人的情感興發、情思涌動而“活起來”,是謂觸景生情、一切景語皆情語。這種情,又因人特別的感觸,而更顯生動,更加深切。

作為在我市工作生活了十五年的一名普通市民,作者對嘉峪關深厚博大的歷史有著由衷的感懷,對這片雄渾壯美的土地存著深情的眷戀。久居這座厚重蒼涼又年輕美麗的城市既欣然于都市的富庶發達,更流連于雄關的古老滄桑,經常跟本地文化專家尋訪絲路長城遺跡憑吊嗟嘆,跟戶外驢友一起穿行曠漠涉險山川,用腳步丈量巍峨雄壯,幽思貼近歷史風煙,由此也會涂寫一點文字,記錄些許思考和感慨。

身在廣袤的河西,便有了放縱身心的可能。千年古郡近在咫尺,古道西風撲面而來,說走就走的旅行更多是一種朝圣和探尋,一次次的踏足過訪,總會聽到山河寂寥宏闊的回響、歷史曠遠悠長的遺音。又因為父母親人在千里之外的渭水之陽,因此總是年復一年地在嘉峪關和故鄉之間穿行千里河西走廊祁連山北山南,不知多少次驅車走過瀚海窮漠、隴坂山原一路所見盡是邊塞故壘、烽火殘垣,這種視覺的壯烈直視,必會帶來心靈的深重,歷史和河山敘說的聲音,也就成了作者點滴文字

我們編選了作者近年來一些關于絲路長城山川風物的詩作,特在全市上下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視察甘肅重要講話和指示精神,慶祝建國70周年之際刊出,以期傳達作者對這片土地的深情,抑或引起讀者的一點共鳴。


(上)

 

嘉峪關

 

飛樓巨障連天地,影動奎婁紫宙間。

嶺絕眉頭襟瀚海,河分眼底帶關山。

光含涿鹿狼煙照,勢接盧龍劍氣還。

不信匈奴心未死,金城作鎮定區寰。

 

飛樓,高樓。巨障,巨大的屏障。

奎、婁,西方的星。

嶺、河,指祁連山、黃河。

涿鹿,泛指華北、塞北一帶的戰場盧龍,代指山海關。

金城,堅固的城池。區寰,境域、天下。

 

 

 

嘉峪關即景

 

蒼茫暮色滿天涯,塞下秋來不看花。

兩水分明嘉峪月,三山落盡玉門沙。

細腰紅柳搖霜夜,鐵干胡楊隱翠霞。

萬里長空何處有,應憐此地是吾家。

 

兩水,概指呼蠶水(討賴河)、弱水(黑河)嘉峪,此處指嘉峪關。

三山,概指祁連山、黑山、嘉峪(文殊山)

翠霞,青色煙霞暮靄。

 

登嘉峪關樓

 

極目長空塞葉斑,呼蠶獨去碧云閑。

駝鈴振遠陽關道,雁陣飛橫嘉峪山。

國用藩維憑表里,功當會市可齊班。

時人未解興衰事,爭說將軍奏凱還。

 

呼蠶,即討賴河北大河,古稱呼蠶水蠶水

藩維,屏障表里,國之內外代指中原王朝屬地。

會市,集市,指邊境的互市。齊班,并列,指嘉峪關的通商功能與防御功能并列。

 

游嘉峪關

 

巨鎮雄天下,光名海宇馳。

崇墉擎北漠,峻閣指東維。

道植左公柳,石刊少穆詩。

今來頻屬望,紫燕動春枝。

 

巨鎮,強大的藩鎮,堅固的鎮戍之城。

光名,美名。

崇墉,高墻、高城。

峻閣,高高的樓閣。東維,東方。

左公柳,清左宗棠進軍新疆期間,沿途廣植楊柳,后人稱之為“左公柳”,嘉峪關關城東閘門外尚存一株。

刊,刻。少穆詩,少穆即林則徐的字,道光二十二年(公元1842年)九月,林則徐被遣戍新疆伊犁,路過嘉峪關時作《出嘉峪關感賦》詩四首,今刻毛澤東手書的第一首于嘉峪關關城東閘門外巨石上。

屬望,矚望、注視。

 

泉分九眼草萋萋,猶見當年白鷺棲。

獵火烘云玄漠北,金戈曜日大河西。

長城走馬翻牙纛,沙朔平胡震鼓鼙。

依舊天生橋畔月,為誰高照為誰低?

 

峪泉,即九眼泉。

獵火,戰火,胡人出兵征戰則燃。烘云,照亮、渲染云彩。玄漠,猶漠北。

曜日,映日。大河,指黃河。

牙纛,猶牙旗,軍中的大旗。

沙朔,北方沙漠之地,此處概指嘉峪關外的大漠。鼓鼙,軍中常用的樂器,猶戰鼓。

天生橋,嘉峪關關城西南約五十里冰溝口外討賴河上一座巖石崩塌橫覆、連通峽谷兩岸的橋,“如天然生”,故名,曾為山南諸部跨越天險、繞行嘉峪關的唯一通道。東察合臺汗國滿速軍曾經此橋偷襲肅州城、嘉峪關后明軍毀壞連接兩岸崖壁的小道以絕斷此橋,史稱斬斷天生橋

 

小缽和寺

 

亭障連連望鐵離,屏藩絕地問誰知。

三千塞路懸天末,八百流沙被朔垂。

北海風寒蘇武廟,南山雪冷李陵碑。

蕭蕭故壘聽蘆荻,恰似胡笳夜夜吹。

 

小缽和寺,位于嘉峪關市新城鎮野麻灣村,漢代即設隘口,絲綢之路嘉峪關境內的“北道”從此處經過。原有元朝時蒙古人所建寺院,明初起筑嘉峪關關城時,在小缽和寺故址筑缽和寺營土堡,與嘉峪關遙相呼應,有重軍駐守,承擔屯兵御敵、征收稅銀、啟閉商貿、審查出入人員等職責,堪稱嘉峪關的“副關”。明正統十一年(公元1446年),沙州衛都督僉事喃哥東遷,獲準入居此處。

鐵離,又作鐵利,唐時黑水靺鞨一部,此處借指山海關及遼東長城。

被,覆蓋、遍及。朔垂,泛指西北邊地。

南山,即祁連山,古稱南山、天山。

 

騸馬城

 

平川漠漠幾層冬,萬里風云總不同。

古戍鳴金馳汗馬,新弦破陣玄熊。

孤城白日沙如雪,斷壁青鴉影似弓。

此去胡天人未駐,山前依舊水長東。

 

騸馬城,位于嘉峪關以西約百里處玉門市境內,舊稱骍馬,為漢唐屯戍要地。明設騸馬營,為嘉峪關西前哨。

古戍,古戰場。鳴金,指戰場上的聲音。汗馬,大宛馬,即汗血寶馬。

新弦,新作的樂、詞。破陣,即詞牌“破陣子”。玄熊,黑熊,《天龍八部》中《破陣子》詞有“赤手屠熊搏虎”句,與友人探訪騸馬城,途中曾談及西域往事及俠客逸事等。

胡天,概指邊地的天空。

水,騸馬城東南有騸馬河,今稱白楊河。

 

天羅城

 

大漠窮秋飛白草,明墻漢塞委荒村。

嚴風漫卷迷胡磧,野雁低回落后墩。

雪暗天羅收日月,云生地角接昆侖。

單于獵火誰曾見?不駐連營駐王孫。

 

天羅城,位于金塔縣境內,附近有漢、明長城。城接大澤,水草豐美,相傳一蒙古王子生性恬淡、不喜征戰,曾筑成而居。

窮秋,深秋、晚秋。

嚴風,大風、寒風。胡磧,北方的沙漠。

后墩,即附近的花城湖后墩。

 

卯來泉堡

 

塞外長風亂鳥啼,青云遠岫壓天低。

無邊落木屏嘉峪,半月寒光冷合黎。

 

卯來泉堡,位于嘉峪關南約六十里處肅南縣境內,為明代嘉峪關防線最南端。

遠岫遠處的峰巒。

嘉峪,此處指嘉峪山。

合黎,合黎山,屬天山余脈河西走廊北山山系。“合黎”又為蒙古語“黑”的意思,此處指嘉峪關境內的黑山。

 

新城沙堡

 

漫漫黃沙充野塞,蕭蕭落木滿荒城。

猶聞戰鼓驚天地,剝盡泥塵洗銹兵。

 

新城沙堡,最早的新城堡,后廢棄,重新易址修建。

銹兵,銹蝕的兵器。

 

新城堡

 

青紗葦帳覓殘墻,追感三遷定大方。

邊將飛章來紫殿,移山安固筑嚴防。

 

新城堡,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筑,位于今嘉峪關新城鎮新城村。

追感,回憶往事而感觸。三遷,指營堡多次易址移建一事。大方,大地,并有高明戰略的意思。

飛章,報告急事的奏章。紫殿,代指朝廷。

安固,安定鞏固,指最終確定并修筑了堅固的營堡。

 

 

 

祁連雪潤千江水,嘉峪風生萬古云。

人去陽關秋入塞,邊聲夜夜幾回聞。

 

紅泉墩

 

界起明邊兩萬程,符傳此燧始興兵。

而今一柱西風里,自有驚天動地聲。

 

紅泉墩,又稱大紅泉墩,位于嘉峪關市界西南角,處于張掖市(肅南縣)、酒泉市(玉門市)、嘉峪關市交界處。嘉靖八年(1529年)筑,“長城所自起也”,是嘉峪關防線最西南。

符傳,古代調兵的信物,意即作為嘉峪關防線的墩臺,這里發現敵情的情報即發兵的依據。

 

討賴河

 

萬里邊墻萬仞懸,上依絕壁下臨川。

遙看青海連滄海,云怒濤翻向遠天。

 

討賴河墩,即今俗稱的天下第一墩,位于嘉峪關南約十五里處討賴河大峽谷懸崖上。

青海,即青海湖、青海灣。滄海,大海,又為東海、渤海的古稱。此處概指黃海、渤海,借指遼東、山海關一帶。

 

南頭墩

 

平沙漫漫侵嘉峪,弱水湯湯隱合黎。

日暮嵐清風出塞,遙看飛閣與云齊。

 

南頭墩,明嘉靖十八年(公元1539年)筑,位于嘉峪關南邊墻約五里處。

侵,接近。嘉峪,此處指嘉峪山。

湯湯,讀如商商,水勢浩大的樣子。合黎,即合黎山。

 

 

暗門墩

 

點點孤鴉白日昏,黃沙漫卷掩荒村。

何知遺世非深隱,萬里邊墻此暗門。

 

暗門墩,即北暗門墩,位于嘉峪關北邊墻上。

深隱,深藏的隱者。

 

 

沙崗墩

 

漢塞秦關空自語,紅霞白鳥欲兼飛。

猶聞鼓角驚邊月,紫電寒光照鐵衣。

 

沙崗墩,永樂年間筑,是嘉峪關新城草湖一帶最早的墩臺。

兼飛,共同飛舞。

紫電,紫色光芒,猶刀劍銳利的光芒。

 

 

車行冰溝口

 

極望南山遠,驚塵萬里飏。

天生橋下水,楚壩板頭霜。

深谷空高岸,懸濤動夕光。

歸行疑失路,云漠隱邊鄉。

 

冰溝口,位于嘉峪關西南約五十里處,討賴河自此流出祁連山。

驚塵,車馬疾駛揚起的塵土。

楚壩板,即楚壩橋,亦稱阻壩橋,激流沖蕩山間樹木而阻于峽谷形成,曾在冰溝口內討賴河

懸濤,飛湍而下的急流。

云漠,天上垂云和大漠交接之境,極言其遼遠。邊鄉,邊地或邊地之城。

 

 

 

 

心向蒼茫訪古聲,陽關大道過邊城。

千尋佛閣連霄漢,萬態飛天舞落英。

石室沉沙非有劫,莫高失色未興兵。

何須楚客承功罪,悵望三危意平。

 

楚客指發現莫高窟藏經洞道士王圓箓,系湖北麻城人。

三危,即莫高窟南面的三危山。

 

 

 

四郡連開著令名,鑿空萬里費經營。

威宣盛漢垂西域,風起雄唐遍九瀛。

自信來賓真氣象,那堪喪物買逢迎。

百年何事頻相擾,還問河山孰覆傾。

 

九瀛,指九州與環其外的瀛海,此處言其所到之遼遠。

來賓,前來賓服、歸附。

 

登祁連

 

修嶺無途紛亂裁,疊峰攀盡半空開。

呼蠶巨塹連天去,嘉峪長云接地來。

北漠風煙迷望眼,南山冰雪鎖烽臺。

猶將濁酒聽儔侶,煮史清談吊龍堆。

 

呼蠶巨塹呼蠶水流出的峽谷俗稱討賴河大峽谷

儔侶,伴侶、朋輩。

龍堆,即白龍堆西域沙丘名。

 

 

望祁連

 

萬古南天千丈雪,冰心寒骨為誰愁?

漫言有意人不在,可待此情到白頭

 

漫言,莫言、不要說。

夜宿鰲塔

 

團扇豆火兩三點,雨打孤篷四五聲。

曉擷春畦新剪綠,枝頭恰恰囀流鶯。

 

鰲塔,即永登縣河橋鎮鰲塔村,位于祁連山東段達坂山谷地,大通河西岸。

團扇,用扇子扇。豆火,謂火小如豆。

 

過連城

 

天山聳峻望西傾,胡地青海漢家營。

滿目江河同日下,一川柳伴云生。

 

連城,即永登縣連城鎮,位于祁連山東段達坂山東麓,大通河東岸河谷。

天山即祁連山

 

魯土司衙門

 

絕塞雄藩控要津,胡家宿將漢家臣

空留荒冢河湟外,幾段昭名幾段塵。

 

魯土司衙門,位于永登縣連城鎮,是我國現存最完整的土司衙門。魯土司,即明清兩代統轄永登地區的魯賢等一系土司家族。其始祖脫歡,為忽必烈侄重孫,元至正二十八年(公元1368年),明軍破大都(北京),脫歡流落河西。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降明,被安置于連城,是為一世土司。后因脫歡次子鞏卜世杰、孫失伽等平叛、北征有功,永樂帝授失伽為莊浪衛(甘肅永登)指揮同知,賜姓魯,更名魯賢。

絕塞,極遠的邊塞地區。雄藩,地位重要、實力雄厚的藩鎮。

昭名,顯著的聲名。

 

達隆溝

 

溪谷多岐路,循回到岸頭。

問牛何所去?答我幾聲謀。

 

達隆溝,位于祁連山南麓青海省門源縣仙米鎮達隆村。

 

 

登達龍垴遇雨

 

嶺路迢迢望雪堆,雙峰如闥入云開。

天邊風雨排山下,眼底波濤動地來。

撞壑松聲驚宿鳥,繞林薄霧潤蒼苔。

遙看幾處青煙裊,點點牛羊信步回。

 

達龍垴,位于祁連山南麓青海省門源縣仙米鎮達隆村。

闥,門。

 


(下)

 

 

博望侯

 

身未寬紓志未酬,孤忠仗節鴻謀。

功興漢武來西域,曠代揚稱博望侯。

 

博望侯,張騫的封爵。

未寬紓,謂緊張疲困未能緩和。此處指張騫出使西域期間,為匈奴所獲、陷于困境一事。

仗節,手執符節。

 

張騫歸漢

 

快馬催飛瀚海隅,遙瞻秦樹望天都。

途窮萬仞呼蠶塹,奉有十年堂邑奴。

亡走虜塵全命節,歸來北闕對鴻圖。

一朝雁磧分關郡,款塞稱藩竟五胡。

 

呼蠶塹,即呼蠶巨塹呼蠶水流出的峽谷俗稱討賴河大峽谷在嘉峪關市西南。呼蠶水祁連山南麓,自北麓冰溝口出流經嘉峪關、酒泉一帶匯入羌谷水(又稱弱水,即黑河),入居延澤(又稱居延海、蘇泊淖爾,位于巴丹吉林沙漠西北緣,內蒙古阿拉善盟額濟納旗北部)。在嘉峪關附近一段,以驚濤急流、高岸崇崖、險峻深谷而成一處難以逾越的天險。張騫第一次出使西域,于元朔元年(公元前128年)返回長安途經此地,峽谷再次匈奴所獲。一年后回到長安,即向漢武帝報告了此地及河西的戰略價值和西域諸國情況,天子欣然,以騫言為然,于是決定征匈奴、據有河西經略西域

堂邑奴,張騫第一次出使西域,與姓堂邑名甘父的奴仆等一百余人同行,十三年后返回長安,唯騫與堂邑氏奴二人得還

亡走虜塵,指張騫逃離困境。命節,皇帝授予的符節。

雁磧,北方邊塞地區,此處概指河西及西域地區。

款塞,叩塞門,謂外族前來通好。稱藩,自稱藩屬。

 

 

 

鑿空西域

 

十年一去終歸漢,萬里邊方竟鑿空。

忽見長安多異色,蒲陶目宿滿離宮。

 

蒲陶目宿,即來自西域的葡萄、苜蓿。

 

胡馬胡姬胡旋舞,漢音漢爵漢宮妃。

從今四海為家日,月共天涯燕共飛。

 

漢宮妃,本指王昭君此處借指和親通好的漢朝公主。

四海為家,猶天下統一。

 

 

 

 

 

 

 

 

馬蓮灘懷古

 

酒泉塞下馬蓮灘,曾見當年弱水寒。

鐵鼓征鼙催虎騎,朱旗羽纛動營盤。

尸陳巨塹平胡虜,臂斷窮沙捉可汗。

千載鴻功多少事,至今騁說斬樓蘭。

 

馬蓮灘,呼蠶水岸的一片草原濕地位于今酒泉市肅州區銀達鎮一帶。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春,漢武帝遣驃騎將軍霍去病一萬騎兵出隴西、取河西霍去病在打敗羌谷水流域的五個匈奴王國后“過焉支山千有余里”,至呼蠶水流域馬蓮灘一帶與匈奴鏖戰,斬殺折蘭王、盧胡王,渾邪王迫于壓力而殺休屠王之后將其眾降漢。漢朝同年在渾邪王故地設置酒泉郡,并以酒泉郡為根據逐步擴張,分置武威、張掖、敦煌,列四郡,據兩關焉據有河西地區。

酒泉塞,即漢代所設的遮虜障、玉石障,亦即后來的玉門關,一說在嘉峪關西北十五里石關峽口。此處泛指嘉峪關、酒泉一帶。

纛,讀如,羽纛即軍中以羽為飾的大旗。

臂斷,指西漢時平定河西及西域斷匈奴右臂一事。窮沙,廣袤荒涼的沙漠。捉可汗,指匈奴渾邪王降漢休屠王子被捉等事。

騁說,盡情陳說。斬樓蘭,以傅介子誅斬樓蘭王一事,借指霍去病攻河西漢朝平定西域等事。

 

 

 

 

 

 

 

 

 

 

詠班超

 

 

寫書呵硯坐齋頭,投筆遺編恨未休。

向慕張郎懷致遠,常思介子奮封侯。

徒稱口辯能宣對,無奈公羊不紫騮。

尚有蘭臺除令史,還期顧報進鴻疇。

 

寫書,班超年輕時為官傭寫書、抄書。呵硯,天寒噓氣使硯中墨汁解凍。

投筆,班超曾輟書投筆嘆曰:大丈夫當效傅介子、張騫立功異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筆硯乎’”。遺編,放下書簡。投筆從戎一典即出于此。

口辯,班超善于雄辯,相傳曾在宮中與漢明帝辯論答對。

公羊,即《春秋公羊傳》,此處代指史書。班超父班彪、兄班固均任史官班固妹班昭修成我國第一部斷代史《漢書》。紫騮,駿馬名,此處代指戰馬。

蘭臺除令史,除,拜官、授職,班超曾任蘭臺令史。

顧報,顧念報答。鴻疇,宏大的謀略。

 

 

塞草離離塞日紅,遠逾蔥雪逐邊戎。

八千里路長風烈,三十六人壯氣雄。

戰徹龍沙爭用命,疆開朔土自橫功。

由來萬死難辭老,白發將軍尚挽弓。

 

遠逾蔥雪,指班超率軍越過蔥嶺(即帕米爾高原)、天山一帶。邊戎,邊境之族。

三十六人,明帝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班超帶領三十六人在鄯善國,突襲斬殺前來誘脅鄯善的匈奴使團,后與三十六人建立了平通漢道的非凡功業,不探虎穴,不得虎子一典即出于此。

龍沙,西域沙丘名,即白龍堆,又稱龍堆、龍沙,此處指西域。

朔土,北方地區,此處指西域地區。

 

 

戎臣持命云間,回首中原涕淚潸。

不敢望歸酒泉郡,但求生入玉門關。

 

戎臣,在外征戰的武將。云間,極為高遠地。班超久在西域,年老思土,上疏奏道:臣常恐年衰,奄忽僵仆(隨時可能死去),孤魂棄捐。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門關!

 

 

 

耿恭單兵固守孤城

 

疏勒金蒲懸絕壤,窮軍敝卒守孤城。

鑿山忍見形容悴,煮弩猶能膽氣生。

校尉結纓驅寇敵,單于敗走嘆神兵。

余心赴死當全國,漢必行誅虜必清。

 

疏勒、金蒲,西域城池名。明帝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戊己校尉耿恭以二十六人先后固守金蒲城疏勒城金蒲城被困期間耿恭用奇計以強弩發射毒箭匈奴軍驚呼漢兵神,真可畏也,遂解去。其后耿恭移守疏勒城,匈奴復來攻。耿恭堅守抗對匈奴數萬之眾連月逾年,救兵不至,水源斷絕,糧草耗盡。耿恭及部眾上下一心,鑿山鉆井取水,煮盔甲弓弩皮革充饑,前后殺敵數千百計。數月后,酒泉太守段彭等率軍出酒泉塞、過玉門關(一說其故址在今嘉峪關關城以北石關峽)馳救,耿恭得以解圍,所部生還十三人,卒全忠勇。絕壤,極遠的地區。

窮軍,處于困境的孤軍。敝卒,疲憊的士卒。

結纓,系好帽帶,從容就死。

全國,保全國家。

行誅,即行天誅,指帝王的征討或誅罰。此處借陳湯斬殺來犯康居的匈奴郅支單于并表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一事以指耿恭。

 

 

公主遠嫁圖

 

羽帳珠旗迤邐開,鸞車翠輦起邊埃。

愁驚早角吹霜盡,淚動殘潮蕩月回。

遠去胡天終絕域,徒留別怨向章臺。

猶憐帝子遺青史,娥影翩翩入畫來。

 

公主,指遠嫁西域烏孫國的劉細君,本為罪臣江都王劉建之女。元封六年(公元前105年),烏孫王獵驕靡請求與大漢通婚,漢武帝遣“細君為公主,以妻焉。賜乘輿服御物,為備官屬宦官侍御數百人,贈送甚盛”,出長安,至酒泉后,當地太守拜見宴請,再經嘉峪關一帶遠赴西域。太初四年(公元前101年),被烏孫昆莫封為右夫人的劉細君,在烏孫只生活了五年后便去世。

邊埃,邊地的塵土。

絕域極遠之地。

章臺,漢長安街名,此處代指長安、漢朝。

 

 

 

 

 

詠懷游擊將軍

 

嘉峪山前鴻雁飛,斷烽殘壁掛西暉。

聲驚百戰將軍死,影落千旗烈士歸。

 

游擊將軍,指明正德年間鎮守嘉峪關的甘肅游擊將軍芮寧。正德十一年(公元1516年)十一月,東察合臺汗國滿速兒率萬騎直犯肅州,肅州兵備副使陳九疇遣芮寧等御之。芮寧部行至文殊,與敵遭遇,雙方于黃草壩(今文殊鎮塔灣至馮家溝一帶)一線,自朝鏖戰至暮,矢盡援絕,芮寧中流矢犧牲,余部被圍于馮家溝,八百余人全部壯烈殉國。

 

 

血戰小缽和寺

 

衰草寒天入莽蒼,平沙堡障遠邊場。

云鉦戍鼓吹風緊,驪火狼烽照夜光。

壯士三千爭戰死,連村十里盡焚煬。

旌旗野豎殘聲落,滿地朱殷染夕陽。

 

明正德十一年(公元1516年)十一月,東察合臺汗國滿速兒率萬騎犯關,小缽和寺四百余名守軍全部戰死。抵御滿速兒一戰,肅州、嘉峪關明軍計有三千余人殉國。

邊場,猶邊疆。

云鉦、戍鼓,皆軍中樂器。

驪火、狼烽,即烽火。

焚煬,焚燒。

朱殷,殷讀如“煙”。朱殷血色代指戰場積血。

 

 

 

 

萬里烽煙動幾時,從來義士為君馳。

伏平紫塞聞蒲類,擊破白登盼驃騎。

身死胡家思漢地,魂歸故國將王師。

殘臺劍立寒宵露,獨向秋風戴月遲。

 

紫塞,北方邊塞。蒲類,指威震匈奴的西漢名將趙充國,曾任蒲類將軍。

白登,指漢高祖“白登之圍”一事。驃騎,指驃騎將軍霍去病。

 

 

吊林文忠公

 

云程萬里雁聲催,嘉峪關前駐馬回。

畫角吹殘黑山月,霜風凍徹白龍堆。

孤臣死國元無懼,烈士行邊竟可哀。

不盼衰齡重召命,何慳老病入關來。

 

林文忠公,即林則徐,謚號文忠。

云程,遙遠的路程。

白龍堆,西域沙丘名。

行邊,本指巡視邊疆,此處指林則徐被“遣戍伊犁”一事。

慳,慳吝、顧惜。

 

 

 

 

左公西征

 

昆侖引望白云間,大將籌邊鬢已斑。

死士抬棺辭故國,雄兵誓劍向天山。

西風飲馬呼蠶水,壯志書丹第一關。

植柳道旁猶作信,不平胡虜不回還。

 

死士抬棺,光緒二年(公元1876年)二月,年已六十四歲的左宗棠“輿櫬(讀如‘趁’)”出關,親率大軍西征新疆。

壯志書丹第一關,同治十二年(公元1873年)十月,左宗棠西征新疆期間鎮肅州城視嘉峪關防務,并手書天下第一雄關匾額。

植柳,左宗棠進軍新疆期間,沿途廣植楊柳,后世稱左公柳,嘉峪關關城東門外尚存一株。

 

 

 

明中閉關有感

 

高墻起筑鎖煙埃,絕貢夷關不自開。

眾志成城,四封賓服萬方來。

 

此詩作于2019年,時中美貿易戰正酣。

絕貢、夷關,斷絕貢賦交好,閉鎖關口會市。

,堅固的要塞

四封,四境之內。賓服,歸順、服從。

 

 

 

 

 

 

洗兵露冷秦邊月,飲馬風涼漢地秋。

一曲相思吹夜白取劍再登樓

 

平明,天明。

樓,此處指戍樓,即邊關士卒觀察敵情的瞭望樓。

 

進藏先遣連

 

旌旗漫卷蕩云沙,壯士橫功未返家。

雪海關山千萬里,長風夜夜動天涯。

 

進藏先遣連,即新疆軍區獨立騎兵師一團一連。19505月,為解放西藏阿里地區,新疆軍區以獨立騎兵師一團一連139人為進藏先遣連,從新疆于田出發,歷盡千難萬險,徒步跋涉千里,進軍藏北高原。在短短一年間,全連共有六十余名官兵光榮犧牲,其中有天水籍霍廷俊、陳忠義等數十人。為表彰先遣連的功績,西北軍區于1951年授予該連“進藏先遣英雄連”榮譽稱號。

 

胡沙朔雪曜天鋒,血沃昆侖幾萬重。

凜凜英風經古月,茫茫海岳盡堯封。

 

天鋒,喻兵戎、戰爭。

海岳,謂四海與五岳,代指各地疆土。堯封,即中國疆域,盡堯封,意即全部納入版圖。

 

 

雪域嚴兵仗劍芒,秦川子弟蕩胡羌。

投軀報國陳忠義,日月丹衷共永光。

 

嚴兵,猶陳兵、部署軍隊。劍芒,劍鋒、寶劍的鋒芒。

丹衷,赤誠之心。

 

 

嘉峪關留別馬大兄其二

 

虞城夫子俊無論,才吊敦煌過玉門。

白日樓頭驚白漠,黃沙遠戍向黃昏。

眉峰卷浪呼蠶水,云發塵第一墩。

此去東南千萬里,徒留倦客黯鄉魂。

 

虞城,即江西贛州,馬大兄供職于贛南師范大學。

吊,憑吊。

白日,耀眼的陽光。白漠,大漠、沙漠。

遠戍,邊境的軍營、城堡或戰場。

云發,指頭發,猶言其多而散亂。第一墩,即討賴河墩,今俗稱天下第一墩。

 

 

 

 

 

 

 

 

 

 

 

 

兼道吹沙掩夕嵐,九邊磧路解征驂。

寬衣飽啖胡羊美,抗首歡分大酒酣。

謁罷秦關聽遠渡,吟高漢月照清潭。

送君別處頻東望,一夜秋風到漠南。

 

兼道,猶兼程,以加倍的速度趕路。吹沙,吹揚沙土。夕嵐,暮靄。

九邊,明設九邊、四鎮,此處指嘉峪關。磧路,多沙石的道路。征驂,遠行的車馬。

抗首,昂首、舉首。

 

 

西來遠界扣重扉,信道雄關定國機。

目斷天山迷瀚海,心馳峻閣望中畿。

樓頭鐵馬搖邊月,塞上胡笳動白衣。

別有登臨傷往事,云平嘉峪雁南飛。

 

遠界,遙遠的邊境地區。扣重扉,扣扉即敲門,此處指登臨嘉峪關。

信道,知道,猶言果然是。國機,國之機務,國家興亡的關鍵。

天山,即祁連山。

峻閣,高聳的樓閣。中畿,泛指中原地區、內地。

鐵馬,懸于檐間的風鈴,又指戰馬。

 

 

 

駕車還家

 

云伴寒星月伴樓,單車快馬過涼州。

平羌口外孤羌管,古浪峽邊白浪頭。

瀚海茫茫浮日遠,大河隱隱接天流。

回看玉塞知何處,萬里風煙一望收。

 

平羌口,位于祁連山北麓山丹馬場之西,可從此地穿越祁連山直達青海。

古浪峽,位于河西走廊東端,古浪縣境內,南連祁連山烏鞘嶺。

大河,即黃河。

玉塞,即玉門關。

 

 

車行塞上

 

己亥中秋,自嘉峪關至民勤,車行河西,越北山,又巴丹吉林沙漠。往來征程,窮漠大原,車小如豆,人微如蟻。因有感焉。

單騎飆馳卷斷蓬,黃沙如浪影如風。

云橫大漠狼山下,雪白祁連青海東。

曾見胡兒飛汗馬,幾回漢將挽雕弓。

塞鴻遠去清笳起,千載秋聲到此中。

 

單騎,騎讀如“紀”,一人一馬,此處借指獨自駕車。斷蓬,斷飛的蓬草。

塞鴻,塞外的鴻雁。清笳,謂凄清的胡笳聲。

 

 

 

遣懷其二

 

歲去驚心愁未遣,清商唱罷舞衣單。

樓頭望遠山黛,塞下臨風月更寒。

暫撫新弦歌舊夢,還留陳酒待余歡。

長庚漸落秋空白,滿地青霜誰與看?

 

清商,即五音之商聲,謂其調凄清悲涼,故稱。

青霜,青白色的霜,秋霜。

長庚,星名,西方的星,黃昏時分出現。


作者:李國榮 責任編輯:韓燕玲

嘉峪關日報
官方微信

嘉峪關新聞網
官方微信

网上棋牌游戏平台排行榜 微信捕鱼0.01-20元炮 上海快3走 网上赚钱的是真的嘛 江苏麻将作弊器有用吗 极速时时开奖结果表 天刀如何跑商赚钱快 赚钱的秘密就是免费下载 江苏时时彩 南宁市什么行业最赚钱 烟台麻将规则 甘肃天水麻将馆能开吗 电竞比分网直播 球探篮球nba比分 扔漂流瓶做任务赚钱是真的吗 12bo体球 1378捕鱼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