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棋牌游戏平台排行榜|网上棋牌真钱可信吗

長大后我就成了你

來源:嘉峪關日報2019年11月29日字體:

長大后我就成了你

閔敏芝


長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支粉筆,畫出的是彩虹灑下的是淚滴。

長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個講臺舉起的是別人,奉獻的是自己。

長大后我就成了你,我就成了你

這首老歌每當響起,我就熱淚盈眶,思緒紛飛,一下子想起我的中學老師……

馬老師的手

她是我初中遇到的第一個也是唯一的語文老師——馬慧雅老師。她年近五十,個子不高,面龐黃瘦,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總是溢滿慈愛,常年獨自一人住在學校分給老師的辦公室里(兼廚房和臥室)。

她教學負責認真,勤奮工作,對學生充滿愛心。我記不清她上過最難忘的一課是什么,但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卻至今難忘。一個夏天陽光明媚的上午,馬老師讓我們在教室里寫作業。教室安靜極了,周圍只有“沙沙”的筆尖在紙上跳舞的聲音,而我的筆卻在不停地亂搖,右手背上的紅疹子似乎像一群密密麻麻的螞蟻在叮咬著我,攪得我心神不寧。用力抓撓也不起作用,卻更疼了。我急得滿臉通紅,恨不得馬上離開教室。教室太安靜了,我不敢破壞這美好的寧靜。那就忍忍捱到放學回家吧……可是家里空無一人,爸爸打零工中午不回家,兜里的兩塊錢不允許我把它交到診所,否則肚子就會抗議。我一邊艱難地做作業,一邊正思考著如何戰勝“紅螞蟻”……動聽的放學鈴聲終于響起,同學們歡呼雀躍沖出了教室。人去樓空,周圍又安靜極了,我一人待在教室,似乎在等待什么,等待爸爸從天而降,不可能,他怎么知道我又癢又餓?中午強烈的陽光照到手上,使“紅螞蟻們”更活躍了,睡一覺會好起來的,我如此安慰自己。我趴在課桌上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一只溫暖的手輕輕地摸著我的右手,一碗香噴噴的雞蛋面擺在我的面前,一支神奇的藥膏殺死了手上的“紅螞蟻”……

這雙伸向我的天使般的手,正是馬老師的手,從此這雙手送我順利地考上縣里重點高中;這雙手遞上的一百元獎勵我考上大學;這雙手寫出的溫暖鼓勵的話語使孤身一人外出求學的我重新找回了生活的信心……

第一個家訪的楊老師

他是教我們體育并擔任我的班主任的楊明軍老師。個頭中等,敦厚壯實,三十多歲,濃眉大眼,嗓音洪亮,渾身充滿著活力。

高中時我屬于那種永遠坐在第一排的、埋頭學習默默無聞的“丑小鴨”,內向不愛表達,缊袍敝衣處在衣著入時光鮮的城里孩子之間,更使我抬不起頭來。自尊心強的我努力用讀書學習來掩蓋自卑帶來的不安。可老天爺似乎沒有看到我的努力并不眷顧我。高三那年冬天,一個晴天霹靂一下子將我打入深淵。

一年前爸爸突然口吐鮮血被送往醫院,做完胃部切割手術三周后就回家了。醫生囑咐不能再下地干活了。家里負債累累,眼看我的學費住宿生活費已成了問題,爸爸在我去縣里上學的時候又去造紙廠上班了。我攔他不住,他說自己好了。

1998年12月一天清晨,上課前,表哥突然來學校里找我。我好奇怪他怎么突然到學校來了,讓我立即回家。一路上,他不言語一聲,我心一陣揪緊。回到家,爸爸躺在炕上,顴骨突出,兩眼深陷,臉色蠟黃,我強忍著淚水走到了土炕前:爸爸瞪大眼睛說:你怎么……不上學……?我忙撒謊到:放假了。四大大把我拉到門外告訴我,你大,已經大小便不能自理,下不了炕了,你陪他幾天。

爸爸睡著了,我坐在炕前發呆,大腦一片空白,任由眼淚肆意傾瀉。突然門外一陣匆忙雜亂的腳步聲打斷了我的眼淚。我趕緊出門看,驚住了:楊老師帶著六七個同學拿著營養品來家探望爸爸病情了。他握著爸爸的手,夸獎我在學校如何聽話懂事,用功學習,讓他安心養病,不要擔心我的上學問題……他摸摸我的頭,用充滿鼓勵的眼神,語重心長地告訴我,三天后回校上學吧,爸爸的病會好起來的,學費的事不愁,我們大家都會幫你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三天后在爸爸再三要求下,我不情愿地騎著自行車去縣了。沒想到那一別竟是父女的永別。

返校后,班長遞給我一個厚厚的信封:這是楊老師號召同學們表達的一片心意,一千塊錢,高三的學費和住宿費他已經向學校申請為你免除了,高三剩下的日子,好好努力考上大學……

幾天后我又被表哥叫回家了。一路上他滿臉愁容,只顧低頭騎車。半個小時到家后,瞥見堂屋中木板上躺著一個瘦小的人,身上蓋著白布。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挪到跟前的,怎么揭開的白布,只見一雙圓睜的眼睛望著天花板:大,我回來了……慢慢地合上了他的眼睛。從此我的世界只剩下無盡的黑暗……

始終努力想把陽光透進我的世界的楊老師,總是在我發愣的時候不時地用手輕輕拍拍我的肩,總是去宿舍看看我,和我聊聊學習和生活,總是找我談心鼓勵我:走出昨夜的黑暗,才能擁有新鮮光明的明天。經歷了黑色七月后,我在大學志愿書上選擇了師范院校。四年后我如愿走上了三尺講臺。2004年春節前,班長打電話告訴我:“楊老師患肝癌走了,去世前我們去看望他時,他還打聽你的消息呢……”我驚呆了,那個年輕力壯的楊老師怎么走了?世界似乎靜止了,放下電話,我的眼淚已噴涌而出,我永生后悔的是畢業后我沒有去看過他。

耳邊電視上宋祖英仍在動情地吟唱著,“長大后我就成了你,我就成了你”,我淚眼蒙眬,不禁又浮現他們和藹的笑容,回響起他們爽朗的笑聲:“老師,長大后,我就成了你!”


作者: 責任編輯:李沛豐

嘉峪關日報
官方微信

嘉峪關新聞網
官方微信

网上棋牌游戏平台排行榜 长春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雷速体育会员号 利宝娱乐棋牌下载 明星河北麻将最新版 四川德州麻将 体育比分软件有什么 黄酒代理赚钱吗 快乐12近300期开奖结果 捕鱼来了娱乐网址检测 20120820足球直播预告 浙江双色球走势图超长 畅享8赚钱 国标麻将哪里可以玩 秒速飞艇 大乐透彩票选号技巧 彩票大小单双中奖秘籍